在埃及我學到的三件事

暑假抱持著一股想要探索異地的決心,我跟隨AIESEC到埃及擔任國際志工。來埃及之前,親朋好友都訝異我竟然那麼的勇敢一個人前行。記得當自己下了飛機,走出開羅機場時已是凌晨四點。被將近20小時的旅程搞得暈頭轉向的我,仍不忘顧好胸前的包包。就算一出機場時,試著在陌生人群中找尋方向,對於陌生環境感到有些恐懼,我也可以感受到在埃及的六個星期將會有所不同,但我還不知道的是,這個地方的人們將教會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三件事。

相信別人

來到開羅的第一天,我就在寄宿家庭感受到溫暖,讓在異鄉的我有了個歸屬。剛到寄宿家庭時,我很擔心因為文化或是生活習慣的不同會帶給他們來困擾,但他們把我當作是家庭的一份子,告訴我不要擔心交通或是安全的問題,他們會幫我想辦法。

 

當天晚上,寄宿家庭的二女兒Rodaina開車載我到商場買生活用品,我記得她在寬敞的道路上跟著車上的音響哼著歌,我們天南地北的聊,從自己的生活談到家鄉的食物。那時候是齋戒月,一彎明月在天空顯得特別明亮。我讚嘆著天空的美,也不禁發現,原來人跟人之間的交流那麼容易,卻也那麼深刻。

 

或許從來到埃及的第一天很多事就註定會不一樣,我會遇到困難,但我不會是孤單的。我將會遇到很多挫折,同時也會獲得很多幫助。在埃及這個地方我學會提防人,但更重要的是,我也學會去信任他人,接收他人的幫助。

 

回想起來,在埃及讓我留下最深刻回憶的,就是一路上幫助過我的人。

 

記得自己第一次搭地鐵多麼緊張,好不容易下了站,卻怎麼等也等不到Uber司機。看著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也跟著慌亂了起來。路上的行人紛紛投以異樣的眼光,甚至有些向我說些不友善的話。好不容易司機打來,卻因語言問題無法溝通,這時有個年輕人問我需不需要幫忙。雖然遲疑,我還是將電話給了他,他和司機通完電話,告訴我再10分鐘車子就會來。

 

「埃及有些人對外國女性很不友善,但這裡更多的是好人。」他告訴我,順便掏出了名片,告訴我如果上了車,司機聽不懂英語可以問他。他陪我直到司機到來。我對他最後的印象停留在車子離去前他揮手的畫面,但我始終記得他所說的那句話。

 

我後來發現,對這個地方的態度,決定了我將會有的體驗和感受。換句話說,我有能力去決定我對我的旅程和生活應該抱持著什麼樣的期盼。

 

之後有一次因為Uber司機繞了路,所以將近一小時我都到不了目的地,當時還有些懷念家鄉的我,心中交織著各種複雜情緒,我想都沒想就叫司機讓我下車。我走到最近的地鐵站,打算一個人到附近景點散心。那時候憤怒的情緒蓋過我對於一個人行動的恐懼,但回想起來,那是我在埃及最快樂的一天之一。

 

完全沒有規劃行程的我,在開羅熱鬧的Talaat Harb Street上面走著,只是想詢問麥當勞位置的我,誤打誤撞下走進了一家旅行社。老闆原本跟我推銷著旅遊行程,但他不禁好奇的問我怎麼一個人走在街上,所以我說起了我的故事。我們聊了將近一個小時,他開始說起他的人生目標,還有他想要怎麼拓展他的公司。在談天之中似乎也一掃我早上的陰霾。當我要離去的時候,他向我握手。

 

「你是個很好的人。和你聊天很愉快,因為你懂得聆聽。」他說。

 

當我逛到街上其中一家紀念品店的時候,認識了老闆的朋友Thomas,他邀我去喝茶。當時的我腦中浮現旅遊書上所說的,要小心陌生人。許多攤販會表現熱絡,但實際上則是設下圈套要你買東西。但因為一路上遇到的埃及人都很好,所以我就下定決心和他前行。

 

Thomas帶我去他們家族的聚會,喝了許多道地的茶。出於對外國人的好奇心,他們問起了許多關於台灣的事,也告訴我他們的故事。那天下午就在笑聲中度過,當太陽即將落下,Thomas陪我在路旁等車。不懂認字的他卻精通多國語言,他用剛剛學會的中文向我說再見。我當下對於曾懷疑他是否意圖不軌感到愧疚,沒想到他只是單純的想認識新朋友。

 

有時防衛和信任之間的界線很微妙,但在來到埃及之後,我發現信任慢慢的改變了我對埃及的刻板印象。我可以像一開始一樣專注在抱怨有些人的無禮,和街道的髒亂,但因為受到了別人幫助,我開始發現埃及擁有它自己獨特的生命力,我逐漸懂得欣賞它的美。

 

我想當人和人有了信任,我們才可以去接納,和了解不同觀點的可能性。

相信自己

當自己離開了原本的舒適圈到另一個國度,原本以為遭遇許多挫折,但反而發現自己有解決問題的能力。從接觸的人中,我也逐漸發現自己的優點和潛能。

 

在埃及擔任國際志工,時常會接觸到不同國籍的人。有三天的時間我們待在一個度假村,參與AIESEC組織的活動,希望藉此讓大家熟識,也增進對埃及文化的了解。

 

在活動中我第一個認識的是來自哥倫比亞的Karoll。她說起了自己打算在埃及實習,教授一年的英文,然後到英國工作。記得當時自己對於她的決定感到佩服。但幾天下來與其他來自各國的大學生對談後,發現許多人對於自己的未來都很有規劃,也不畏懼到其他國家生活和工作。我不禁想,自己是否也有能力做到和他們一樣的事?

 

以前總覺得人生要照著某種程序走,因為恐懼而尋求某種穩定。出國似乎只限於那些有能力的人。但或許一切並沒有自己想像的那麼難。看到他們都如此確定自己的目標,那晚我開始問究竟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想要什麼樣的人生。

 

我想要認識不同國家的人,我想要看看這個世界,唯有跳脫自己原本的環境,我才能成長。我才可以創造出自己的價值觀,而不是盲目地跟隨別人。

 

在離去度假村前的前一晚,其他的志工辦起了派對。我原本對於這種活動都十分抗拒,不喜歡太嘈雜的環境,但那一晚我很快樂,也很享受和其他人互動。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我不是孤單的,Karoll會不斷邀請我參與,認識的巴西朋友也教我跳舞。我沒想到改變自己的行為可以那麼容易,以前我總認為自己不喜歡群眾,不善於社交,但來了埃及,我發現那是我曾認為的自己,卻不是別人看見的我。我應該去發掘自己的優點,而不是只看見不好的地方。

 

或是說,我有權利選擇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但不管我的選擇是什麼,我都要有自信,更勇敢地去表達自己。

 

之後由於要提早回開羅整理行李,我必須一個人提早從Sharm el-Sheikh 搭8個鐘頭的車回去。在搭計程車到巴士站的路上和司機聊天聊得挺愉快,沒想到下車時他堅持我要多付錢。就算抗議,我最終還是多付了10埃鎊了事,只能當作自己傻當初沒先講好價錢。

上了巴士後發現身旁坐了一家人,是爸媽和一對雙胞胎。將近八小時的車程意外地沒那麼難熬,因為很快的雙胞胎就和我打成一片,雖然我們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但還是努力的想猜懂對方的意思,很多時候我們只是看著對方微笑。他們爸媽也很照顧我,沿途怕我餓塞了很多食物給我,也確保我在對的車站下車。

 

我說我很開心遇見他們,記得自己跟外國人互動時常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但這次我是真心的。當女孩們的媽媽說他們也很高興我坐他們旁邊時,我才發現,我一路上能夠不斷遇見好人,除了自己真的很幸運之外,這種互動也是雙向的。他們願意照顧我這個陌生人,或許自己也有某些特質讓他們信任和喜歡。

 

我在埃及總能那麼幸運的得到別人幫助,除了因為我開始學會相信別人,也因為我開始相信自己。我相信自己有勇氣去面對挑戰,還有能力去用開放的心和別人互動。在來埃及之前,有好一陣子我都忘了快樂其實那麼單純和容易,我不需要外在的成就來獲取安全感,從人與人跨越語言和文化的互動中得到的喜悅是無可比擬的。

 

付出

埃及教會我的最後一件事是要付出,一路上我受到許多人的幫助,而就算遇到困難,緊接著總會遇到好人,或發生一些讓自己破涕為笑的事。我從未感謝自己生命中遇見的人,也沒感恩自己是如此幸運可以來到這個地方,但在離去的前一天,我遇見了一個讓我至今難忘的人。

 

在離去的前一天,我待在寄宿家庭中,晚上他們外出只留下我一人,當下我感到很孤獨,所以我叫了Uber ,打算搭車到市區吃晚餐,順便和其他志工道別。在車上我不太想說話,直到司機問我音樂裡的歌詞是什麼意思。我好奇的問他為什麼想要知道,所以他開始向我說起他的人生故事,包括為什麼他想要來開Uber,還有他想學英語的原因。他想讓他的女兒以後也學,所以他必須以身作則。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我身上只剩100埃鎊,但他找不開錢,以往的司機都會下車找人換錢,但他只是給了我他的電話,告訴我回去時再打給他,到時候回程再一起付就好。我下車時覺得有些感動和錯愕,我不懂為什麼他會信任我,信任只有一面之緣的我?

 

和其他志工道別後,我打給他。快到家時他問我既然是在埃及的最後一夜,想不想在附近看看,我說好。他載著我繞著新開羅。和舊開羅不同的是,新開羅是個開發中的區域,有高級住宅和大型商場。在夜晚中顯得特別閃耀。我說喜歡夜晚的天空,他開了天窗讓我可以探出頭。我想起了我來埃及的第一夜Rodaina載著我,此時的月亮已比當時較圓,當我抬頭望向天空,我才發現一切是如此相似,但我早已不同。這趟旅程的確註定不同凡響。

 

埃及的天空好美,當我們到Mohandessin時我俯望整個埃及,想著或許自己不會再來著個地方,但我曾經有幸目睹它的美,或許那就夠了。

 

到家時已是凌晨,我掏出100埃鎊,想說剩下的錢就當作小費,畢竟他給了我那麼好的回憶,但他只是訝異地看著我。

 

「我不要你的錢。」他說。

 

我驚訝之餘還是將錢拿給他,他揮揮手拒絕,他用簡單的英文對我說:「我不要你的錢,我很開心認識你,你是我的朋友。」

 

記得當時我止不住淚水,而他也眼眶泛淚,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話語久久在我腦中不去,我想著那些錢對他來說一定很多,但他不願意收下,因為他把我當作他的朋友。而友情是無法用金錢換得的。

 

我目送他開車離去,我想在那一刻,我了解到我必須對他人付出,尤其是自己所在乎的人,然後不計較所得,這才是我應該做的事。

 

埃及是個神奇的地方,在這裡什麼都有可能,人與人的交流總能橫跨一切。我了解在這裡遇見的人事物,時常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或許我一輩子不會再和他們見面,他們的容貌和名字也漸漸在我回憶中淡去。但我會一直記得自己如何受到幫助。表達感謝他們的方式,就是去對其他人付出吧。

 

回到家後我和Rodaina說我好開心可以認識他們家人,那是我來埃及發生最美好的事之一。記得自己以前總是很難開口表達自己感覺,但現在我理解了,我不必害怕對著我所在乎的人表達,因為最後那股快樂遠遠超過我們自己設想的窘迫。我想我從未如此喜歡當下的自己,和如此快樂過。

 

她聽了後很驚訝,也很開心,她說他沒想到我這樣認為,因為我很少說。那天晚上我在她的房間徹夜聊天,直到天亮我要到機場的時候。我們什麼都聊,就像第一天我到達埃及的時候,雖然我知道時間在倒數,但當下有如永恆。我會永遠記得埃及這個國家和我所遇到的人。記住自己要如何去相信別人,然後因為付出,而相信自己有能力去改變自己和周遭的人事物。

 

埃及星空下,這個擁有古老文明的城市, 因為人與人的交流而有了永恆的光輝,在我心中生生不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