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2016

敦煌陰影下的苟延殘喘與承擔混亂中的抉擇與無所為

你也知道,幾星期前經歷了所謂敦煌與戲劇的拉扯,然後對於失去敦煌的機會感到難過,畢竟我不擅長做決定,對於任何失去也常後悔。我想我只是需要出去走走,遠離這個沒希望的地方。

我對於去戲劇的那個彩排感到煩躁,雖然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去了,沒想到星期天的時候很快樂,因為真的上台演出,然後和大家聊天很愉快。似乎也從中找到了樂趣。

雖說這篇的主題是敦煌陰影,事實上我早已遠離敦煌下的陰影,這幾個星期的忙碌或遭遇讓我也歷經了許多快樂和無奈。

當然包括了AIESEC的面試,在兩輪面試中都覺得自己會fail,但結果卻是令人驚喜的被錄取。我知道我可能改不太了在團體中發言的障礙,但我可能漸漸可以知道那並不是我的錯。

上星期放了復活節假期,這幾天我幾乎只是睡覺,看康熙,用用電腦,很頹廢但我很快樂。禮拜六的時候我依舊去教難民普通話,但當下我突然有一陣厭煩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我一絲絲覺得教有點沒意義,還有我一直發不出“肉“這個字,但我也莫名其妙不知道在生氣什麼,發誓我一生也不要改掉我的台灣腔。

後來我和他們一起上一個教授為難民開的討論課,我就聽聽,但覺得挺有意思的,可能問題是出在後來跟他們去烤肉的時候。我一直以來都很討厭香港的公車,晃來晃去讓我很想吐,而這次超越了我的極限,有種想要拿頭撞牆壁的衝動。總之到了之後我也就盡量參與,當然我還是很安靜,沒辦法說什麼,畢竟我一直無法像另一個女生一樣很開放,然後和大家一認識就勾肩搭背,我覺得我在旁邊聽聽就很好了。他們問了我為什麼不多說些什麼,還有都沒什麼反應我也只是笑笑。

後來我和朋友去看電影節的電影,我提到這件事,還有我很害怕我暑假去國外,和去交換學生的時候我也會融不入。她問我是是不是覺得自己有問題,我說不是,這一兩年來我慢慢學會尊重自己,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適應方式,就算我的比較不符合大眾但這並不是我的錯,我只是有時在團體依舊覺得自己有些不正常。我朋友問了喔,如果覺得自己沒有錯,為什麼還要覺得自己不正常?

對啊,我為什麼要這樣,就像她所說的,如果是我的朋友就會接受我的方式。我想起了上禮拜參加台灣之夜表演,雖然我可能認識的人不多,也沒太深入交流,但或許問題一直以來都不是有沒有能力交了多少朋友,而是我們有沒有能力去遇到那些真心接受我們的人,無論好或壞的特質。

所以我開始想起了臺灣,我想到我那時候是如何的討厭我那些白目的同學,如何厭惡團體因為我覺得那會減低我的智商,但你知道嗎,他們接受我鄙視他們,他們接受我就是這樣的人,然後我們成為朋友,我知道我再也回不去那種步調總是很慢很慢,我可以盡情說話的日子,那些我們總是太閒所以有時間去思考的日子。

之前因為學校的報社我寫了篇報導關於難民的,而這次我寫了台灣教育,我不知道我是否在乎這些議題或是什麼的,但我在寫台灣教育的時候許多回憶都湧上心頭,因為訪問我打給以前同學,然後從聊天中我感到自然感到快樂。像之前去看『風櫃來的人』一樣,我看到2,30年前的高雄,看到人們,整個電影院都是香港人或是外國人,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瞭解,看完後我朋友覺得這部片並沒有什麼文化隔閡,但當下我真的有些難過,因為那股悲傷只有我一個人懂,一種到另一個環境的落寞,一種看見自己熟悉的環境卻再也回不去的感覺。就像我聽得懂臺語,到了香港每個人都會問你懂不懂臺語,然後我才瞭解以前感到平凡的事變成了一種新奇的東西。

可能也是最近電影節看了國片,然後一直看康熙,或者是我不斷聽以前會聽的中文歌,總之我好想念台灣。

我好想念台灣。

就像那篇報導,我不知道我能夠為台灣做些什麼,但我知道不管我到哪裡,我都要扛著某種責任感。

我知道我沒有什麼特別好的朋友,我一直以來所謂的好是那些瞭解我能夠讓我自然的說話的那些人,但現在所謂的好,只是在我孤單的時候找得到的那些朋友。所以我有時會懷念以前的東西,以前的自己,想說如果在每個時期如果我做出了不同的決定,現在是否不一樣。

所以我有股憤怒,有些難過,還有一些無奈,但又還沒厭惡我的生活,有時有些我遺忘的事物會再次敲門,我卻總是手足無措,不知道如何回到現實。我想起我人生的三次畢業典禮,國小我哭得好慘,我以為不會再發生那麼悲慘的事了,我還沒歷經人生卻準備好承受一切悲傷了。國中我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因為我只是離開一群很幼稚的同學,可能高中也是如此,畢業只是離開某個群體,擺脫某種束縛,但我現在好像卡在過去,我的回憶只停留在那些不重要卻緩慢的時刻。突然間我不再那麼怨恨了,我希望到國中看看那棵樹枝像手的樹,雖然它現在早已和以前不同,我想要到那裡看看它,然後向它說那個我五年前的故事:

或許在某個不同的時空,也有兩個人在這裡握著它的手,然後討論著或許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時空討論著同樣這件事。

因為我遺忘不了,因為那些回憶是為什麼我現在存在的理由,因為我曾經有那些朋友,就算我們最終無法一起走過後來的日子。

什麼叫喜歡,什麼是貼近愛的喜歡?我根本無從區分。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根本無法確認自己的感覺,這分感覺不曾消失,為了妳我可以失去我自己 。那些相處的時刻,就算我們不曾做過什麼,我總是感到快樂,每一分每一秒。

如果這是一部分的我,我或許應該學習接受它,就算接受後無濟於事,但我得開始相信不同的事,開始面對自己。

我知道這一連串的思鄉情節會漸漸消逝,除非這並不是種懷念的情緒,這只是種成長的過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