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3/15

老劉:
由於老楊我明天要和我爸媽去玩四天, 所以我今天我就把這禮拜的份打一打了
最近我不斷作夢, 我不太知道是不是因為有點小感冒的緣故
我夢到以前發生的事, 國小, 國中, 高中, 大學, 說來好笑, 我自己也不太清楚究竟那些是夢還是我自己的思考罷了
但是一股懊悔一直徘徊不去, 我一直以為我早已度過那階段, 誰知道最近又再度湧現
我想到國小和國中的沒自信, 連我自己也難以置信, 那時候我做什麼事都難以投入, 因為我沒自信, 害怕別人的眼光, 我可以說現在的我好了很多, 但他們就是陰魂不去, 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可能是它, 也許也不是, 但我知道那份沒孤獨持續了很久.
在高中也是, 我總懷有某種不切實際的夢想, 有夢想不是很糟的事, 但直到現在, 我也區分不了什麼是真的而什麼不是
對於自己能力之外的東西, 常常我只是想像自己能夠擁有它的快樂, 然後以自己所認知的努力慢慢學習相關的知識, 但我無法知道的是, 這些假象是不是由於過去的自卑導致的過度膨脹, 膨脹到我抬頭仰視, 見到的只是幻覺
香港這是個很有趣的地方, 在校園裡總有股氣息, 或許是年輕人特有的自信, 任何事充滿著希望
從原先的恐懼, 慢慢演化成能夠接受這裡的價值, 我看到人人充滿希望. 未來有無限可能, 甚至我也從原先的否定自己變成相信自己有潛能
雖然那有可能是真的, 但最近的這些夢, 讓我好渺小好渺小, 我只能怪自己沒有把握那些機會,沒有面對它們
我在成長著,我可以面對自己的恐懼,我可以不去感受那麼多,不再那麼容易受到傷害,但我想我也放棄了能夠和抽象的事物溝通的能力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會有某些感受,甚至下定決心哪些是生命中重要的事物
上星期生日,這是第一次,我沒有生日的感覺,我不會像以前想要把這一天過好,因為它是一年中最快樂的日子,甚至過或不過,也好像沒差了
惟一讓我感到什麼的,應該是過去的朋友傳了訊息給我,我原本一直以為我不需要他們,但一旦開始對話,過去的那份感覺似乎回來了
我需要別人,才能比較看到自我
那可能是唯一比較真實的東西了
我可能還是一樣的人,擁有一樣的思考,一樣的能力,一樣的夢想,然後一樣的可以運用我擁有的東西,去幫助別人
在香港很難遇到瞭解你的人,不是說交不到朋友,現在我在香港最好的朋友也是香港人,但我想,我很難遇到那些瞭解我的人,甚至可以對話的人
人可以有很多朋友,人可以交和自己不一樣的朋友,但到頭來,只有那幾個是你需要的
而對我來說,我需要的早就被我連自卑一起留在回憶深處
所以,我無法解決得了惡夢,無法知道那些自己搞砸的事是不是很重要,而我會不會因為失去他們而毀了前程,毀了什麼
我知道我總是把一件事看作很誇張,當自己能夠認清自我,機會一直都在,但問題是,在這個漩渦中我無法說服自己,我只是不斷不斷的看見,自己如何失敗,如何讓一切稍縱即逝
我想遺忘,我想像他們說的一樣面對挫折,但我無法放手

這禮拜就暫時說到這了,期待老劉的信

老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