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8/2012

親愛的朋友:

明天我要上學,但我想我還沒準備好。團結合作、和大家互動、不去在乎或極度對我來說還是很難。或是說我又把它擴大了

上星期在五哩實驗的時候每組都要錄影片,那時候我突然體會到,每個人都會想要有一定的地位,然後被注意到。但既然我也是如此為什麼我會那麼在意別人?

Continue reading

10/27/2012

親愛的朋友:

你一定不會相信這兩天發生了什麼事。昨天晚上我下載了多以前的歌,像是“Yesterday” 、“Tears in heaven”,但我在查音樂的時候發現很多人也是因為和我一樣看了同一本書才開始搜尋這些歌曲,這讓我感覺很不好,因為我覺得自己和他們是不一樣的,這會讓我覺得自己很庸俗。總之,在睡覺前我聽了“asleep”,這首歌真的很悲傷,可以直達你內心深處。

Continue reading

12/2013

你怕嗎?你當然怕。你看見、聽見,夢魘會糾纏著你。你所想要的只是成為你自己。

在那些時刻,你無所畏懼,你了解人生,而人生透過分享,你知道你不是孤獨的。

望向窗外,你忘部樹隨著陽光搖曳,影子多麼令人平靜。隔著窗戶你體會不到溫暖,你會想,這一切是否是真實的?我所經歷的究竟在哪裡?

花上一輩子,那些時刻會漸漸改變你

或許你並不會更好,而你的確糟糕透頂,但你會活著。

你怕嗎?你當然怕。因為你是你。那些事物令你想哭,它們會一次又一次阻止你讓自己感到絕望。

你的世界是個鐘型照,你只是匹飢餓的狼,試著到達遠方,因為你不想放棄,你必須找到自我,而它就在遠方。

你孤獨疲憊,失去動力,但你學會對著天空效忠含淚,洪水淹不死你,你殺不死你自己。

下一秒,你又成為了人,在這個世界上發抖,衣服不能使你溫暖。你需要又抗拒著愛。你害怕卻也勇敢。

你和人群擦肩而過,你學會停下腳步,對著天空類中含笑。你要到遠方,而遠方就在你心裡。

你是匹飢餓的狼,你是茫茫人海中沒有名字的過客。

但你一直都是你自己。

我怕嗎?我當然怕,但我忘了該怎麼表達。

我去嘗試,我向前邁進,我或許很糟,而我的確糟糕透頂,但如果我可以把自己託付給一種價值,一種近乎宗教的情緒,我可以試試看。

你還好嗎?別人會和你說這世界不會等待,你必須努力成為其中的一份子。而你會漸漸遺忘,害怕無法接受其中的愛。但我在這,一直都在。

在那些時刻我們曾經無所畏懼,你了解人生,了解我不會是孤單的。

你知道我一直擁有希望。

在到達遠方,找到那棵隨著陽光搖曳的樹之前,我是荒野之狼。

一切尚未啟程,一切還是未知,但你已經準備好了。

親愛的孩子 8/27/2013

今年我十七歲,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也應當是這個年紀。

十七歲是個同時擁有和放棄夢想的年紀,再過四個月我就會是十八歲,還記得我曾和你說過,我一度認為如果我撐得過十八歲就能無憂無慮的活到四十歲嗎?

我想有時候我是蠻誇大的,但在同時,或許這也是他們所謂的成長。青春期這段日子很難,它很折磨人。說真的,就算重來一次,我還是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常常在狂喜和狂怒之間擺盪,而大多數的時候我都很恐懼,害怕我的未來,和我做的一切決定。

Continue reading

3/31/2016

敦煌陰影下的苟延殘喘與承擔混亂中的抉擇與無所為

你也知道,幾星期前經歷了所謂敦煌與戲劇的拉扯,然後對於失去敦煌的機會感到難過,畢竟我不擅長做決定,對於任何失去也常後悔。我想我只是需要出去走走,遠離這個沒希望的地方。

我對於去戲劇的那個彩排感到煩躁,雖然最後還是硬著頭皮去了,沒想到星期天的時候很快樂,因為真的上台演出,然後和大家聊天很愉快。似乎也從中找到了樂趣。

雖說這篇的主題是敦煌陰影,事實上我早已遠離敦煌下的陰影,這幾個星期的忙碌或遭遇讓我也歷經了許多快樂和無奈。

Continue reading

2/23/2016

老劉
在無限期脫稿之後, 這禮拜的主題是讀書會,心悸,說話,寒風,難民,與表演。沒想到剛過完年就必須經歷這段高潮起伏的歷程,雖然有些痛苦有些絕望,但回想起來,並沒有那麼糟。
從星期一說起好了,晚上我和朋友去吃飯,我想我只是無法忍受剛剛分離後一個人的孤獨。我依然停留在台灣,我的家,甚至思緒之中。有時候我會覺得如果情境換作台灣,我可能根本不會和這些在香港的朋友熟,因為我們不是那麼的合。香港是個奇妙的地方,在這裡我們可以忘記過去,重新建立自我,把自己塑造成一個喜歡的樣子。但一但面對家鄉,我們又是如此的赤裸裸。

Continue reading

1/31/2016

老劉

請原諒我的無限期脫稿,我最近有些心力交瘁然後高潮起伏(?

從何時說起好呢?
上星期是開學第一週,我也不算有認真做些什麼,畢竟教授也還沒開始真的上課。香港這真是個詭異得地方,常常我晃了晃時間就過了。不過由於剛開始實習我有些戰戰兢兢,所以很多時間花在他要我做的事物上。

對了,為了多認識台灣人,我報名了台灣之夜要表演跳舞

Continue reading

開學日 1/18/2016

老劉

我覺得這一兩個禮拜挺奇妙的,加上昨天看到某人好像回去了台灣讓我也開始思考自己待在這裡的價值

上個星期回來香港的隔天我就去了一家小公司面試,他們主要是做社會企業的。我想這是我最崩潰的面試之一。對於那些問題,像是我有沒有企業家精神?我預計我十年後會做什麼?我有沒有領導者能力?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或許應該說,我些許知道該如何正確的回答,但我總沒辦法有自信的說出口,因為我知道我在撒謊,我也沒有像言語所形容的一樣厲害。

Continue reading